千亿国际娱乐

铁道兵?父亲?我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李凯??时间:2018-07-12?【字体:??

1978年,未满18岁的父亲应征入伍加入铁道兵,登上由三四十节闷罐车厢组成的新兵军列,远赴青藏高原参加青藏铁路建设,从此与铁路结下了一生的缘份。

当年,满载着新兵们的列车一路向西:三门峡、西安、兰州、西宁,从兵站到兵站,人山人海。大家下车吃饭,上车赶路,雷厉风行,日夜兼程。经过五六天火车和两天敞篷汽车的颠簸最终到达大漠兵城格尔木新兵连驻地。

戈壁荒原,风沙昼夜肆虐,空气稀薄缺氧。初来乍到的他们高原反应强烈:脑袋又晕又木、大口大口喘气、嘴唇干裂反复流血、脚下总像是踩着棉花一样……

三个月的新训结束后,父亲被分配到师直属机械营测量班当试验员,跟师傅学习混凝土试块制作及检测技术,每次做抗压试验,手摇式的压力机都累得父亲满头大汗。半年后甘肃老兵师傅退伍,父亲便独立工作了。那时条件艰苦设备简陋,大量工作都靠人力完成,大家白天迎着风沙上工地试验,夜晚掌灯熬夜查阅资料,研究施工中碰到的问题。所谓“风餐露宿,沐雨栉风”,“忠于革命忠于党”,没有人叫苦喊累,互相爱护互相帮助,历经千辛万苦,最终胜利地完成了任务,为我国铁路建设积累了宝贵经验。

1984年铁道兵集体改工。父亲随部队搬迁下山。先到大同,四年后搬到太原定居。“离别天山千里雪但见东海万倾浪、才听塞外牛羊叫又闻江南稻花香”---依然是流动施工,四海为家。“逢山凿路,遇水架桥”,寒来暑往四十春秋一路过来,见证着十七局的发展和壮大。

多年后,我问及父亲当年在格尔木筑路的往事,父亲说,在高原筑路,有的战友没能活着回来,他们用赤胆忠心与宝贵生命永远的驻守在了祖国的高原!也给幸存的人们留下了无限的怀念、鼓励和力量。每当听到铁道兵志在四方歌时,父亲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满满的自豪:“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只要付出,总有回报,青藏铁路再苦再难,还是拿下来了!

2014年我大学毕业,顺利进入十七局工作。至今依然记得第一个项目是在吕梁老旧山区打隧道,交通闭塞,信号极差。我在隧道口担任技术员,经常没日没夜加班,抬头望着星星发呆,和灰尘为伍,与杂草为邻,委屈、烦躁、单调,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实在难以接受。我曾一度想放弃这份工作,去大都市打拼。我和父亲说了我的想法,父亲安慰说:你要坚持下去,不能放弃。

从那之后,虽然时常还是会觉得四海为家的漂泊生活很苦很累,但是那份值根在心中的信念,流淌着铁道兵血液的骄傲,学不成名誓不还的执着,不断告诉着自己不能放弃。

父亲为了国家的需要,本可以退休赋闲的他又来到工地,不放弃一丝一毫为国家奉献的机会,这不就是铁道兵精神吗?今天的我们,在老一辈铁道兵即将谢幕的时候,接稳他们手中的责任接力棒,继承他们优秀的光荣传统,传扬他们永不放弃的铁道兵精神,不忘初心、奋勇向前、一路拼搏、一路开拓,必定会创造出更多不朽的辉煌的业绩!